郑州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你还有2次抽iPhone6的机会!
广告

党员狱警讲故事

2019-04-19 09:06:31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浏览:18016 评论(0
[摘要] 党员狱警讲故事 民主与法制网广州7月1日讯(记者 李锐忠 张丽娥 通讯员 刘洪群 尹华飞)“我的党龄30年了。”监狱警察罗春荣说。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4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1981年同一批到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一下简称:省未管所)当狱警的三位党员。 带床头柜到广州 罗春荣今年56岁,1981年到省未管所至今,在监狱不同的工

我的党龄30年了。监狱警察罗春荣说。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4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1981年同一批到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一下简称:省未管所)当狱警的三位党员。

    带床头柜到广州

    罗春荣今年56岁,1981年到省未管所至今,在监狱不同的工作岗位几乎都工作过。四中队、七中队、五中队、十中队、狱政科、刑罚执行科、三化办、政治处、侦查科、十四监区等,都有过罗春荣的身影。

    1976年,高中毕业后,17岁的罗春荣到位于大山深处的坪石监狱六大队工作,以工代干(注:当年,由于缺乏正常的吸收、录用干部制度,选调了一些工人从事干部岗位的工作,未办提干手续,出现了以工代干。),负责六大队的茶山,他所在的大队早期曾关押过国民党反攻大陆的第九股特务。

    罗春荣经常要带服刑人员外出上山采茶、灭虫等,看到警戒线内劳动的服刑人员没有异常情况,他会向负责警戒的武警讨教擒拿格斗的招数,慢慢的学会了三两下散手擒拿。

    1980年,广东省公安厅(注:当时劳改、劳教归公安管)组织考试,劳改局(注:监狱局的前身)招干部。

    “广州,很诱人。罗春荣说,他当时想报考,被主管领导否决了,于是他骑着自行车,沿着山路跑到十几公里外的场部,说服了场长,他成了坪石监狱最后一个报名的,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考号是67

    1981年春节初四,罗春荣照常带服刑人员上山去清理茶叶的虫害,上山没多久,就听到山脚有人喊话,说场部来电话找他,于是他赶紧下山,坐手扶拖拉机赶往场部。

    罗春荣说,当时他早把考试这事忘了,去到场部才知道自己考试过关,坪石监狱仅5个人被劳改局招录。

    听到自己能到广州工作,父母很高兴。罗春荣说,场部派车把他们送到火车站,5个人除了衣服被褥绑成的行军包外,每人还带了一个40公分宽、4545的床头柜,纯手工原木制作的,配有暗锁。

    到省公安厅报到后,罗春荣等被安排到位于广州市郊石井的省少年犯管教所(注: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的前身)工作。

image.png

1981年同一批到广东省少年年犯管教所(注: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工作的监狱警察合影,罗春荣、李超林和王利容都在其中。通讯员供图

真想逃跑都能跑

今年59岁的狱警李超林说,1981年,他是与罗春荣等5人一起乘火车到广州的。

李超林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39年党龄。1978年到坪石监狱工作,此前在河源半江库区当会计。

 李超林与罗春荣同样安排到省少年犯管教所工作,地点却不同,他分到市郊加禾的分关押点。

 “当时的监管设施很差,只要想逃跑,都能逃出去。李超林说,分关押点的围墙不高,离监舍很近,监舍是瓦房,木架床两层,睡上层的少年犯只要站直身子,头就可以把房顶的瓦片顶开。

 少年犯打群架吓坏女警

 “那时,少年犯经常打群架。”56岁的退休人员王利容说,她与罗春荣是同一批被劳改局录用,到少管所后,第一次跟随狱警进监管区就遇到少年犯打群架,一个小组之间的少年犯发生矛盾打起来,另一个小组的少年犯看到了也冲过了。没见过这种场面的王利容被吓坏了,当年她才21岁。

    与少年犯谈话自己泪奔

    1975年,高中毕业后,16岁的王利容到连塘改造支队(注:连平监狱的前身,现在是河源监狱)的打字室当打字员。

    1981年,由山区到了广州,王利容却未感受到大城市的繁华,省少管所的周围都是农田,进出的道路都是黄泥路,不下雨时尘土飞扬;遇到雨天,泥泞坑洼,穿着水靴一脚踩下去,费很大劲才拔出来。

    初来乍到,王利容第一次与未成年女犯谈话,女犯还没讲完,自己已经眼泪汪汪,如果被外人看到,真搞不清楚谁给谁进行谈话教育。

image.png

30年党龄的狱警罗春荣,巡查会见室的安全状况。现场,未成年服刑人员正与家属见面交谈。通讯员供图

    一招擒拿用到尽

    王利容说,那时打群架经常发生,不象现在这样规范管理。一次,她去阻止未成年犯打群架,一名少年犯用右腿缠着铁栏杆,几名女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把少年犯拉开。

    “当年,狱警都没有警械具。王利容说,少年犯发起狂来,力气真大。

    空闲之余,大家聚在一起,王利容向罗春荣讨教擒拿散手,罗春荣教了一招反手擒拿。

    王利容说,这招很管用,之后,她一直用这招阻止少年犯狱内暴力。1983严打,一些狱内的严重暴力倾向和严重违反纪律的少年犯被送往新疆服刑,狱内开始平静,规范化管理开始,少年犯可以在所内完成小学至大专的学习,还有各种专业技能的培训等。

    入警18年后,王利容成为省未管所女犯监区的监区长,1998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

    30名党员发展到498

    “和从前对比,一个天一个地。李超林说,1981年,刚到省少管所时,只有150名警察,共产党员才30多人,现在警察600多人,共产党员498人。

    李超林说,当年到广州,以为条件会比山区好很多,结果只是伙食有所改善,每餐15分钱,有时有点汤;有时有点肉。在加禾的关押点,洗澡没有自来水,要打井水。到广州市区,要先骑自行车到东平,再乘公交车进市内,很耗时。节假和休息日,更多的时候没有娱乐,没有去处。

    李超林说,1983严打后,监狱管理慢慢走向正轨,未成年犯由过去的种花生、种菜、养猪、养鱼等劳动改造为主,转为以学习教育改造为主,监管设施和教育环境不断完善,监狱内有学校、各类体育设施、心理咨询室等一应俱全。

image.png

30年党龄的狱警罗春荣,沿狱内铁丝网进行安全巡查。通讯员供图

    看电影跑两少年犯

    “以前犯人逃跑是经常的事。罗春荣说,1983年春节前夕,少管所请来放电影的,所有的少年犯都走出围墙,集中到大广场上,与狱警的家属老人小孩们一起看电影。他所管辖的四中队,有两名少年犯趁大家都集中注意力看电影时逃跑了。

    接到逃跑的报告后,电影仍在放,少年犯们继续看电影,罗春荣与追逃狱警则四处寻找,找不到,骑自行车外出找,也不见人影。

    逃犯被抓喊抢劫

    因两名逃跑的少年犯的户籍是韶关十六冶的,罗春荣与同事何放(注:现在番禺监狱的监狱长)乘火车前往韶关追逃。

    韶关十六冶派出所告知,逃跑的两人都已回到韶关。罗春荣与何放到两人的住家附近布控,守候到凌晨4点,不见两人踪影。

    天一亮,罗春荣与何放赶到韶关火车站一带布控。在韶关火车站过了桥后的一个小卖部前,发现了在逃的两名少年犯,少年犯也发现了他俩,迅速分开,朝不同的方向狂奔,罗春荣与何放分头猛追。

    罗春荣说,追的过程中,少年犯前门上公交车,后门又跑下车,他紧跟着,一直追了约7公里,一死胡同挡住了少年犯的去路,双方都在喘气。

    少年犯仍发力想窜出巷子,却绕不开罗春荣,被罗春荣一个扫堂腿搁到,倒在地上的少年犯大喊抢劫呀有人抢劫,巷子里的居民和路人拿着扫把、棍棒都围拢过来,看到罗春荣拿出手铐才垂下了手。

    “那时24岁,换到现在就跑不了这么长的距离了。罗春荣说。

    追逃跑断新鞋子

    何放那边因少年犯熟悉地形,没跟上。他与罗春荣汇合后,打车将抓获的逃犯送到韶关看守所暂时羁押,每天羁押的伙食和管理费25元。罗春荣与何放追逃,每人每天才补助4角钱。

    后来,另一逃犯在家属的劝导下自首。

    追逃结束,罗春荣原本买的25元钱新皮鞋在追逃过程中跑断了其中一只鞋底,幸好当年鞋子的质量好,鞋底断了也能穿,只是走路不舒服。当时罗春荣每月工资是485角,他与何放打车押逃犯到看守所的12元钱,按财务规定不能报销,两人只能自掏腰包分摊了。

    追逃期间不务正业

    1985年秋天,一番禺籍的少年犯和同伴说想回家,于是在围墙外割青草喂鱼的劳动期间逃跑,接到报告,由年青警察组成的追逃小组迅速出发,罗春荣与李景言(注:现在广东省戒毒局纪委书记)分到一组,负责在广州过渡番禺的渡口拦截。

    “当时,洛溪大桥还没建好。罗春荣说,因为紧急出发,他与李景言都来不及换便装,穿着警服拦截太明显,容易被逃犯发现,于是躲在渡口旁一小卖部里守候。

    由上午守候到下午,一直不见逃犯的身影出现。此时,一辆到达渡口的出租车走下两人,双方因乘车费用问题吵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双方争吵升级,开打在即。见此情形,罗春荣与李景言按耐不住,现身劝架。等事态平息时,一渡船已驶出了码头。

    几天后,逃犯被抓了回来,审讯中说出逃跑的经过,乘渡轮回番禺时,看到两名穿警服的在劝架。

    罗春荣说,监狱领导在会上不点名的说,有的同志追逃时,正事没干,干了闲事,不务正业。

    领导头上有逃犯

    罗春荣说,最夸张的一次,一名少年犯逃跑,监狱领导紧急集合警察追逃,安排那些路段在那拦截、那些地方要重点搜查等等。几天后,逃犯被抓回,审讯中,逃犯说,逃跑那天,他还没跑出辖区,监狱领导指挥追逃时,他就攀爬在领导头顶上的那棵大树上,对抓捕他的部署听得一清二楚。

    罗春荣说,从1997年开始至今,省未管所18年没有逃跑过一名服刑人员。监狱监管设施不断完善,干警素质不断提高,现在进入监狱警察队伍的,不是本科生就是研究生,他们带来许多新的思维和创新的教育方法,促进了未成年犯的教育改造的成效。

    老同志是财富

    省未管所办公室主任刘建斌说,罗春荣等入党多年的老同志是未管所的宝贵财富,他们长期在基层一线坚守岗位,默默无闻,任劳任怨,以实际行动践行三严三实。他们以前带过的,许多已成为现在的部门领导。他们所付出的努力值得尊重。

觉得小编写的好,就打赏一个吧~

0人已对本文进行打赏
      文章关键词: 党员 狱警 故事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全新奥迪A6L 未来属于创造它的人
      广告
      一个人不错两个人更好
      广告
      返回顶部 关闭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