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你还有2次抽iPhone6的机会!
广告

饶城老宅第 故事从这里开始

2020-03-26 05:57:49   来源:上饶日报   作者:郑大中   浏览:19032 评论(0
[摘要] 日前,记者在上饶市水南街劳动路看到一位身穿整齐军装的老人,他手提行李箱,步履坚定,目光如炬,一袭军装虽褪去了光鲜的颜色,但胸前一排军功章还彰显着当年荣耀。嘈杂小巷突然出现如此格格不入之人,记者只觉得奇怪。岂料第二天,老人又出现在这里,同样的装束与神情。记者上前与他攀谈,得知他是一名退伍老兵,一直生活

日前,记者在上饶市水南街劳动路看到一位身穿整齐军装的老人,他手提行李箱,步履坚定,目光如炬,一袭军装虽褪去了光鲜的颜色,但胸前一排军功章还彰显着当年荣耀。嘈杂小巷突然出现如此格格不入之人,记者只觉得奇怪。岂料第二天,老人又出现在这里,同样的装束与神情。记者上前与他攀谈,得知他是一名退伍老兵,一直生活在外地,上饶是他的老家。老兵这次回故乡,就是想找寻少年生活的点滴。而一望这热闹的劳动路,却寻不到熟悉的记忆,老兵眼里闪过几许惆怅。

城市在迅速发展,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与此同时,大批破旧的街区和老宅被拆,许多记忆历史的遗迹逐渐消失,城市原来的样子也逐日褪色。城市面貌的快速演变,使得原住居民对自己生活的环境渐渐陌生,而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游子更是难寻到远去的记忆。现实告诉我们,上饶城在嬗变,杨家石桥、天津桥、三官殿等一些标志性历史遗迹和城区老宅古建筑都已湮没,这是一个城市的悲哀。所幸,上饶城滨江西路的两座风水塔奎文塔和五桂塔、书院路的信江书院、相府路17号杨益泰旧第等为人们探寻上饶城历史还保留着残存的记忆。但是,上饶城还有两座风烛残年的明代宅第理学旧第和杨时乔府邸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

今天,我们拿什么拯救这两座名人宅第?

老宅是城市记忆

记者走进水南街劳动路一条陈旧、安宁的小巷,石板路高低不平,渐行渐深,一幢老宅展示在眼前。这是娄家巷30号,老屋、旧物给这条深巷子更添一层孤寂。只见青灰色一堵墙,墙间裂缝和风蚀雨侵的痕迹标记着岁月沧桑,枯枝蔓草丛生。抬眼望牌楼,见四个大字理学旧第。这就是明代著名理学家娄谅的故居。这座占地600多平方米的古宅凝重地矗立在现代居民区,亦掩盖不住其老宅文化的魅力。这是一座三进两天井的老宅。踏着坑洼的地面,只见一旁的木柱灰尘满布,细看还有丝丝罅隙,顺着旧木的纹理伸延而下。院内有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忙碌,他们是渔民,在信江打鱼为生,于此居住已有30多年。记者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整个老宅居住有16户人家,都不是娄家后裔。理学旧第是公房,已多年无人修葺。深深庭院,刻有精美图案的青石随意散落在院内。但这些散落的片片痕迹,还在向人们展示昔日理学旧第曾经的热闹繁荣。

距理学旧第不远,还有一处距今已有500多年的明代老宅位于水南街天官巷的天官府,这是明万历年间吏部尚书杨时乔的府邸。不同于文人学士娄谅故居的简陋,士大夫宅邸自然是雕龙刻凤、气势轩昂。文物价值不凡的青石花雕门楼,依稀可见原来主人家曾经的辉煌。透过精致的窗檩、线条曼妙的飞檐、残存的花园圆门,仿佛让人看到了这户人家曾经的万千风情。经历岁月洗礼,门楼依然保存善佳,古韵十足的外观尤其醒目,当地居民俗称其为花大门。门为东北朝向,百鸟朝凤图镂空石雕栩栩如生,雕刻技法体现出明代建筑的典型风格。穿过大门是一排两间的门房,再往里是一面雕刻精美的照壁,浓浓古韵扑面而来,照壁对面便是正屋大厅。正屋面积485平方米,左右两边厢房8间。前后两进之间由一小天井连接。前厅抬梁式结构,后厅穿斗式结构。厅堂、厢房、天井虽已破败,仍显历史变迁的痕迹。记者在古宅遇到73岁的朱大爷,他已在此生活了50多年,其妻杨氏正是杨时乔后人。据他介绍,此处现住5户人家,还有几户房屋空置,除了其中两户为杨家后裔,其余为杂姓。

两座古宅背后是深厚的人文背景。娄谅是明代大理学家,被后人誉为名儒高足,心学前驱,哲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和军事家王阳明是他的弟子。他的两个儿子娄性、娄忱都是明代理学家。他的孙女娄素珍,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六子朱权五世孙宁王朱宸濠的嫡配妻子,人称娄妃。娄妃自幼聪敏美丽,貌美而工词章,琴棋书画无不娴熟,性贤明,晓大义,是唐伯虎的女弟子,为明代江南才女。杨时乔,两岁丧父,四岁亡母,祖母教养成长,少年中进士,入仕后,历任工部主事、吏部员外郎、吏部左侍郎等职,逝后朝廷追认为吏部尚书。他为官清正廉明,苞苴不入门(《广信府志》),勤为百姓办事,深受百姓爱戴,事迹在民间广为流传。他逝世后,箱笼别无余财,仅剩几件旧衣。上饶城南的丰溪河又浅又窄,每逢雨季,洪灾频发,杨时乔出资主持疏浚,三个月即完工,惠泽上饶百姓。故人虽逝,但我们仍能从历史建筑中追溯往昔的故事。今天,还有两座古宅伫立在上饶城见证斗转星移、历史轮回。它们是上饶人寻觅上饶记忆的标识,更是上饶城的文化风景。

故事从古迹开始

上饶城是一个颇有故事的城市。上饶最早建城,始于东汉建安元年至建安十年(196-205年)间。唐乾元元年(758年),再筑城设江南东道信州。此后,历代为州、府治所。这座山环水绕的城市,让几多历代文人墨客在此流连忘返,名人学士争先建舍定居,唐有陆羽泉,宋有辛弃疾带湖山庄和韩元吉南涧故园,明有娄谅理学旧第、杨时乔天官府、吴莱的集胜园和夏言相府、白鸥园、宝泽楼等名人胜迹。早在唐代,信江南岸道观山就建有含辉阁、溪山堂等人文景观建筑,宋代有谷神道院、金仙院、鸡应寺、普堂书院、一杯亭等胜迹。明清有信美亭、魁星阁、问月亭、一榻轩、钟灵台等亭台楼阁。这些古迹承载着上饶城几多故事?只可惜,这些古迹在城市的建设中多被湮没了。它们的消失,是城市记忆的消失。冬日的阳光洒落在信江上,信江波光粼粼。记者在滨江路公园听沐浴冬日阳光的老上饶人回望老城,惋惜之情油然而生。

老上饶人扼腕叹息:就在十年前,上饶老城的西城门还在,南门口两排双层木构老店屋还在,南门青石古埠头还在,解放河上的座座青石古桥还在,可转眼,这些古迹就消失了。上饶老城很多古迹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理学旧地、花大门等古迹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倘若我们再不设法留住这些古迹,我们再谈到娄谅、娄妃、杨时乔,就只能看着纸上空谈了,而不能亲眼一睹历史名人故居的优姿雅范,着实令人惋惜。城市经历一轮轮更新变换,拆除、翻新、重建,老屋古建跻身于新楼之中,如同一条裂缝出现在更新后的城市,但它们都是不可粉饰的过去。人们珍视这些裂缝,因为它们承载着沧海桑田的记忆,是变迁的镜鉴,是城市的底蕴,更是城市发展标识。老上饶人在回望上饶老城时呼唤:留点老城的足印,让城市历史有脉络可寻,继而绵远流长。

我们生活在城市,总要有一点关于城市的古老故事。故事从何谈起,从老宅古迹开始。城市老宅古迹不是死建筑,也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供人瞻仰、缅怀,它们可以其独特的风格面貌为城市注入新血液。许多城市都在积极利用珍贵的古老建筑,挖掘文化资源,既保护了历史遗迹,又实现了其现代价值,如成都宽窄巷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成都宽窄巷的保护利用为实现城市历史文化的现代价值树立了榜样,我们亦可借鉴。花点人力物力,把上饶的老宅、老建筑保护起来,按其原汁原味的历史风貌进行修旧如旧,为上饶城留下可观可赏的古迹,把古迹打造成为城市的新名片,让上饶人和来上饶的人能够有一点关于上饶的记忆可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意图。若有来历标示过错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络,咱们将及时更正、删去,谢谢。

觉得小编写的好,就打赏一个吧~

0人已对本文进行打赏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全新奥迪A6L 未来属于创造它的人
      广告
      一个人不错两个人更好
      广告
      返回顶部 关闭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